FC2ブロ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HOPE & FREE

對於藝術這回事我從來似懂實非懂。偶爾跟別人談談文藝復興,說些詩詞歌賦,拋點小書包,似模似樣地引經據典,不過就是為了附庸風雅,裝一裝知識份子,騙騙無知少年少女大叔大嬸的崇拜眼光。若套上新潮用語,這種行為大概勉強能稱之為COSPLAY,即文藝青年的角色扮演,簡稱「偽文青」。

雖說是偽,但在偽之中要表現幾分真切,基本內在的修養還是要不時進補一下。專業的角色扮演者其實和專業的演員沒有分別,兩者均需認真用心地去探索那個角色的經歷,去描繪及呈現他的世界觀。你不一定要擁有那個角色的技能或特質(當然如果有就事半功倍),但一定要去認識該角色的世界。正如愛情小說的作家不一定經歷過那些海枯石爛至死不渝什麼天地合才敢與君絕的淒美磅礡的愛情,反倒是細心去觀察去感受身邊每一段離合,再從個人的經歷或別人的口述中進行創作。

所以,作為一個偽文青,我去了一個文青們理論上該會去展覽:deTour 2010。一個關於設計、文化、藝術的展覽。(多高級的東西啊!)

站在域多利監獄門前,假裝文藝的拍了幾幅復古跟黑白照後,看到那道原應深鎖的大門,高聳的牆壁及一綑綑的鐵圈後,立刻進入狀態,COS起文青來。思緒飄浮至昔日坐著囚車來到這所監獄門前的犯人,想像他們抬頭看見頂上那片蔚藍狹長卻被重重鐵圈阻隔的天空,會是怎樣的心情?電影裡頭黑道大哥大姐的豪情我想絕對是騙人,牆外是歌舞昇平紙醉金迷全香港最繁盛熱鬧的金融區,牆內卻是一片靜寂沒有任何色彩跟光度。

detour_01.jpg


進入F倉女子監獄,底層是以回歸自然,感謝自然作為題材的展覽。看到一條條水管便困在牢獄裡面,大大小小盛滿水的酒杯鋪滿了一個平面,一堆被掛起的木條,一把懸掛在半空沒有人的雨傘。才疏學淺如我沒能理解當中的創作概念或其想表牽達的真意,只是無知單純地覺得那堆水杯在燈光的折射下很漂亮,那些虛假的雨水做得很真摰,然後很庸俗地學著四周的人們舉起照相機,毫無技巧可言地拍下幾幅照片。

detour_02.jpg


踏在腳下的WE HOPE,從細小隙縫中透進的陽光,照耀著頭頂上一件又一件的水手服,很文青地反問自己:你,祈求些什麼?你,想要些什麼?風平浪靜的水面,純白無疚的樂園,不過是一種蒙騙的手段。

detour_03.jpg


一間間獨立的牢房,漆黑且骯髒。剥落的油漆及充滿鐵锈的床架,可以輕易想像到囚牢的生活是何等的卑微,或著不能說是生活,僅僅只是憑著本能或意志生存而已。在這樣的牢房裡放置了一塊據說是真實的鏡子,反映出別人眼中的自己。只是,別人的眼中就一定是真實嗎?不同的視角呈現出來的世界也不一樣,不同的點不同的線不同的面組成了我們眼中所見的立體視像世界,只是誰能斷定那就是真實?

detour_04.jpg


被消費文化荼毒的我們,究竟為皇后添上了多少件新衣?Tides Come, Tides Go,結果又是一場慾望跟理智的拉据戰。

detour_05.jpg


離開一個囚牢,我們沒入的,是另一個更大的囚牢,還是如願的獲得珍貴無價的自由?

detour_06.jpg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非公開コメント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