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高鐵 x 八十後 x 抗爭

影片:
影行者︰反高鐵.斷食——這些安靜而美麗的青年
You are the Legend 創造傳奇 MV - 紀錄[反天價高鐵行動]: 遊行, 苦行, 包圍立法會
膠鐵有幾膠特輯 (廣深港高鐵呃鬼港人實錄)

文章:
梁文道︰有人在「反高鐵」嗎?
董啟章︰土地,就在我們的腳下
李智良︰人的出現
/1 高鐵財委會會議內容.民間完整筆錄
反高鐵的20個理由
高鐵世紀騙局

記者不要與民為敵
致我親愛的中學同學--2009年12月18日至2010年01月16日親身所感
孩子們!別讓你們將來的孩子,再向別人下跪!一羣向政府跪下來的香港人(2010. 01.15-16)

*** *** *** *** *** ***

又很久沒有寫BLOG,近這一個月來發生的事不少
甚至讓我有種身心俱疲的感覺
有很多想說的話,有很多必須記錄下來的感受,卻不知從何說起
想說,慶幸我這個人依然善感
高度的感受性大概是我最大的優點
所以,最近變得很容易掉淚,不是因為悲傷,而是氣極而泣

對於高鐵,對於菜園村,我並不是最早關心的一群
最初看到關於菜園村的報導時只是隨意略過,沒有多加留神
那時候,我甚至很過份地以為不過又是一宗不滿政府收地賠償的紛爭
只要政府提高收地的賠償金額,問題便能解決
香港,便是一個這樣地方,任何事情均能利用金錢解決

這是我認真去探研菜園村和高鐵問題前的想法

後來,菜園村的事越抄越熱
然後,在某天看新聞報導時聽到「不遷不拆,誓保家園」之類的口號
我開始好奇,竟然有香港人不為金錢所動,願意留在鄉間田舎
繼續做著人類最原始卻又最重要的工作:務農
那個時候,大概是我剛從日本回來沒多久
雖應已入秋卻仍是炎熱非常的九月中下旬

接下來的日子,我查找了很多關於菜園村關於廣深港高速鐵路的資料及報導
我開始發現和明白香港政府是在做一件何等不公義的事情!
而我也突然醒覺為什麼在八月份報章會有什麼高鐵非建不可之類的評論
原來在過去的日子中,政府的打手已經從四方八面對市民大眾進行催眠
說什麼建高鐵是世界社會的大趨勢,說什麼是為香港的整體利益著想
但從沒提及這項工程原來會毀人家園,破壞別人的地基
要從每個市民的口袋裡掠奪一萬大元!!!

如果這條耗資六六九億的鐵路有經過廣泛的咨詢
我不可能直到九月底才查覺這件事的存在
雖對於政治對於城市規劃等課題我並不熱心,卻也不屬冷感的一眾
如果不是菜園村的村民站出來,我大概就會這樣在懞懂間看著鐵路落成
然後背負起一個比迪士尼還要龐大的債項(2009年香港的迪士尼虧蝕達13億)

我得感謝菜園村的村民,因為你們的堅持,我才會留意並看清事實的真相
因為你們,我才重新反思土地和人的關係

對於高鐵事件,我是無助,是心痛,是徬徨
無助於即使事件被抄得這麼鬧哄哄,但身邊仍有不少人對事件毫不關心
心痛於站在前線抗爭的一伙年輕人,明明是如此和平而可愛,卻被抹黑作滋事份子是暴民
徬徨於縱使知道整件事是官商勾結,黑箱作業,卻仍不瞅不采,不聞不問

其實,我沒有沒什麼資格去斥責別人
雖然由九月中下旬開始,我認真地關注菜園村和高鐵事件的發展
但也只是在緊貼每一宗相關的民間和主流媒體報導
遊行絕食什麼的我一概沒有參與

甚至第一次圍倒立法會,阻止撥款通過的集會我也沒有參加
直至1月10日看到陳巧文被重案組拘捕的報導後
我感到了憤怒和覺得需要吶喊

我不認識陳巧文,在她被捕以前對她是零認知
我怒,是覺得警方這樣高調拘捕陳巧文完全是一種政治打壓而非維護公義
曾幾何時,香港的美麗是在於政治和司法是完全獨立
警察是維護公義,保障市民的利益和安全
但自回歸以來,警方卻對社運人士一次又一次作出政治檢控
這就是我曾經引以為傲的香港法治精神嗎?

我得承認,我是港英殖民地的餘孽
我也敢大聲承認我是八十後的一員
縱使「八十後」這個詞不斷地被媒體妖魔化

也許國內的同學不會明白,也許那堆只看重「經濟」二詞的人不會明白
為什麼我們要反對,要抗爭
發展是美好,發展是偉大,發展是作為一個城市必然的趨勢
但,我很想問,究竟要發展到什麼地步才能罷休?
究竟「發展」是不是一定跟「商場、經濟、金錢」掛上等號?

我沒有經過苦難,所以我無法理解經濟至上、金錢至上這種「社會核心主義」
我只知道當年我讀殷海光先生的「人生的意義」的時候
它說,人生有一座金字塔,最底的一層是物理層,也就是所謂的溫飽生計
然後就是生物邏輯層、文化層,及最終的真善美

香港,經歷了百多年的開發
為什麼直到今天我們的政府,我們的高官還在說,發展,是為了大家的生計
為什麼我們一直在留在最底的物理層而無法向上提昇?
當一個發展項目是要摧毀別人的家園、破壞別人的地基、毀掉一個自然保育區
而得益者卻只有幾個大商家及絕少部份的有錢人
我們為什麼還能容許如此不公義的事情發生?

反高鐵,除了因為那669億的公帑用不著其所外
更因為它包含和透露了種種不公和不平的社會現象
而作為一名公民,我們是有需要發出聲音,表達我們的訴求

因為,我們有責任保維我們的土地,我們的權益

所以,在1月15日的晚上,我一個人跑去參加包圍禮賓府的行動
而我慶幸我有鼓起勇氣參與這件事

主流媒體說八十後的憤青,是暴民,是滋事份子
但在包圍禮賓府的那個晚上,我只見到一班和平而可愛,美麗而堅強的孩子
因為是臨時發起的遊行,警方來不及調配人手,沒有封路,沒有鐵馬
大家卻乖乖的把佔據行車線的面積縮到最小
拿旗幟的人自發當臨時交通警,維持秩序
近萬人的集會,當大會主持準備講話時能立即肅靜下來
那瞬間我差點感動得哭出來
這麼乖巧的一伙人,何來暴民?何來擾亂社會安寧?
然而,第二天的新聞報導的標題卻是「衝擊禮賓府」云云

1月16日的衝突更被無限地擴大,甚至妖魔化
我無意把當晚的衝突正義化或正當化,而我從來反對使用暴力
不管是物理性或非物理性的暴力行為
可是,我們也得明白在任何抗爭中,肢體的碰撞是在所難免
而那所謂的衝突只是長達十七小時的抗爭中的一段小插曲
且從新聞報導的畫面可見,那個混亂的場面中,記者的人數比示威者還要多
若覺得這些行為便是暴力,會不會過於犬儒?

奈何,香港就是有太多犬儒之人
誰叫過去我們總是被灌輸「不要生事」、「安守本份」這些安生立命的處世之道?

撥款通過了,但抗爭還沒完結
我不知道接下來的抗爭會不會更加激烈
但我希望大家看清楚事件的根本和真相,不要讓錯誤繼續延續下去
廣深港高速鐵路,實在建不得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非公開コメント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