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毒癮

我覺得我是一名癮君子,中了一種名為「痴迷」的毒
然而,相較於友人們,我並沒有太深的毒癮
不是不想沉淪,只是,相隔了一個大海
縱使想沉淪得更深也沒有那個資金和本錢
真不知道這樣的距離是幸還是不幸

我知道我是病了,病得很重很重
大概是一種心病或近乎精神病的東西
我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變成這個樣子
也不知道有沒有根治的一天
但,信仰宗教等話不是虛假
他(們)的確成為了我世界的神
當然這個形容詞不無誇張煽情的成份
只是事實上我對他們情感上的依賴實在深得很

爭扎了很久,好不容易讓自己下定決心今年年末留在香港
結果第二天卻收到友人的長途說KK於12月又來TOUR
而且年末是給我回東京!!!!
那刻除了五雷轟頂之感外,實在無法作出別的反應
要知道,我可是深信他們今年依然會在大阪跨年才能下這麼大的決心
果然,作為土豆的我是不能妄自臆測喜爺爺的心思

與此同時,卻因為他們回東京而高興
不是不喜歡大阪DOME,也不是不喜歡ONLY KK的跨年
更不是和年下團存有對抗之心
只是,那是作為一名飯的執著吧?
連續十年的TOKYO DOME

友人說你現在大可以照飛過來
但當人家決定年末留港的時候便立即報了RG以絕自己的後路
又很巧合地當人家報了台以後,RG的名額便滿了
只能說,一切也是命。。。

其實,我有點慶幸我沒有近距離地見過咱家大兒子
否則決不可能這麼簡單輕易放棄年末的行程
畢竟那是兒子十代裡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的舞台劇
還要是該劇場的最年輕座長和J家於該劇場作首次主演的人

因為沒有真正的接觸,才能自持
現在可以做的只有在大海的另一邊為孩子們祈福
回歸到最原始的狀態

我說,年末留在香港,是因為不想讓喜歡他們的心情變成一種壓力
友人說,已經不知道那究竟是一種使命還是壓力了

在下決心以前,我的間歇性頭痛一天比一天厲害
有時甚至到了一種眼前一黑的狀態
不過那只是短短的一瞬間,並沒什麼大礙
我清楚知道那是壓力性的頭痛,心理影響生理
而問題的根源則是年末的旅費問題

或許在很多人眼中,去或不去是件很容易決定的事
既然沒有資金,自然可以納入流失的一環
這種事情理智上很清楚明白,情感上卻無法割捨
結果就是不斷在理智和情感間互LOOP
讓偏頭痛的情況一天比一天嚴重

幸好團員們經初次演出後有興趣再登台
讓人家有理由,或者該說是藉口讓自己留在香港
雖然現在我的TENSION依然很不穏
但至少頭痛消失了
那一刻我才發現原來我真的很病態很扭曲
喜歡他們的心情竟然變成一種無形的壓力
那份過於強烈的感情遠遠超出我身體可以承受的範疇

忽然想起一句話:你的愛太沉重了
忘了這句話是在哪裡看到
可能是某劇日劇,某齣電影,或某部漫畫
那個時候還懵懵懂懂得,只覺得不過是拒絕別人的一個藉口
現在終於明白原來愛不是越濃烈越好
只有「適當的愛」才能細水長流

或許,今年年末留在香港跨年確實是命
如我常說這世界是存在著「命中注定」這回事
那不是什麼迷信或消極的想法
而是一切的事情的產生均由Butterfly Effect而組成

繼續努力自我催眼年末的休息是為了明年的戰鬥
因為,咱家王子大人明年又再來TOUR
女人間的戰爭真的是沒完沒了

但話雖如此,我可愛的友人們
由聖誕開始可不要掉下人家一個,否則,我覺得我會活不過這個冬天
尤其跨年和元旦這兩天,我應該會死得很快,一個人的話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非公開コメント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