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一個注定用黑色筆填寫的日子

「是的,那是一個注定要用黑色筆填寫的日子……
 七月二十八日」

我想,至少對於二十代的香港人而言,這句說話並不陌生吧?
錢鋼先生的《我和我的唐山》,曾經,被納入作中學會考課程

這句說話,我一直深深刻進腦海之中
除了因為唐山大地震那驚人的死傷人數外
更重要的原因是,那個日子,跟我妹妹的生日重疊

而今年,中國史上,世界史上,乃至人類史上
又增加一個不得不用黑色筆填寫的日子

五月十二日,四川大地震

再一次,很巧合地,跟我弟弟的生日牽上的關係
這些巧合,是否意味著我不能也不該把這兩場歷史災難遺忘掉?

唐山大地震,距今已經有32年的歷史
那個時候,我還沒有出生
對於那段傷痕累累的歷史,我只能在錢鋼先生的《唐山大地震》以及一堆史料中知道

對於「唐山」的內容,我已經不太記得清楚了
僅僅記得,讀「唐山」的時候我哭得很心痛
眼淚乾了再流,一遍又一遍

這些年來,世界各地經歷了不少破壞性極高的天災
神戶大地震、九一二台灣大地震、南亞海嘯、中國雪災、緬甸風災、四川大地震

沒有一個災難是不讓人心痛,沒有一個災難是不值得別人關心
也沒有一個災難不讓我們重新體驗或領會人類是多麽脆弱的生物

很清楚記得在某個南亞海嘯的籌款演唱會上
張偉健先生很激動地說雖然別的歌手均呼籲大家有錢出錢有力出力
若那天沒有多餘的金錢不打緊,往後再作捐輸也成
但他說,現在大家有多少錢便捐多少錢
因為過了那一晚,又或者再過多一段日子,沒有多少人會再主動捐獻的了
所以絕對要在那一個晚上籌得最多最大的善款

那個時候,我還不太明白他的意思
直至後來的後來,我才赫然的明白過來

兩年前,憑藉孩子們的契機,看了日本一個叫作「24時間」的慈善節目
才徹底的明白香港不過是一個很習慣捐錢的城市

不能否認,經過這些災害,金錢對於災民來說是十分重要的東西
沒有足夠的金錢,不要說重建,連最急切的醫療/救援等也無法提供

只是,除了金錢外,生命的培養不也是一件十分重要的事嗎?
然而,香港總是把這麼重要的一環忽略掉

由今天開始是一連三日的全國哀悼日
讓我們為地震中的死難者默哀

振作鼓勵的話媒體說得太多了
我只希望這一次的感動和動容不再是三分鐘熱度的事
日本神戶大地震花了十年時間才勉強復原
相信四川大地震需要更長的時間才可徹底回復正常的運作

這會是一項長期的戰爭
願大家也能一直注視下去

十億,對於一個災區來說,並不是一個什麼大數目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非公開コメント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