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婚嫁 x My Space x 韻律泳

果然是到了所謂的適婚年齡吧?
每次跟久未謀面的友人聚會,總會聽到某人將會在某年某月某日結婚
又或某人已經結婚了,預產期將會是何月何日
再少不免聽到哪裡哪裡的的樓價如何,哪裡哪裡的酒席比較化算便宜


總覺得。。。有點煩人。。。。(毆)


不是不替友人們感到高興,也不是對結婚生子這回事沒有憧憬
怎麼說我也曾以組織個幸福小家庭,相夫教子,當個賢妻良母為理想
只是。。。當人長大了,便會發現那些不過是年少無知的產物
現實,要考量的事情實在太多了。。。


縱使我依然會被那些溫馨催情的緍禮感動得掉下淚來
甚至妄想若有一天能看到孩子們手牽手的步進教堂許下一生的承諾
我的人生就能圓滿了~(爆)


友人說過我是一個很清楚自己的人
大概就是因為太清楚,所以對於感情這回事,很容易變得駐足不前


我曾經很認真地思考,來到我這個年紀
還有多少人的戀愛經驗值是處於ZERO的狀態?
即使未曾跟別人交往,最低限度也曾經被追求過或暗戀過吧?
但這三件事從沒發生在我的身上!(汗)
有時我不禁懷疑是否在投胎轉生時少帶了七情六慾中的「愛」
抑或我是個百年難得一見的無敵絕緣體?
在這個世代中,我這種人算是稀有生物了吧?(默)


歸根究底,我這個人真的太MY SPACE了
只對自己感興趣的事情產生反應
其餘時間不是神遊太虛,就是任由自己處於一個放空的狀態
然而,一旦較真起來,立場跟脾氣可都是硬得行
尤其是對上我心愛的東西的時候


有時候有些事情並不是在於原諒與否
而是大家各自對於事情本身的看法及定位
當然,要讓別人充份理解自己的思考模式無異是一件比破解達文西密碼更困難的事
特別我所熱愛的東西,在無數人眼中全都是小孩子的玩意
所以,無法明白當中的究竟也是一件無可厚非的事


只是說,做人果然不該抱有太大的期待
要不,最後只剩下為彼此所帶來的傷害


人大了,越來越發現有些事情真的可一不可再
縱使身邊的人不斷安慰你說總有機會的
可是當大家為各自的生活而奮鬥的時候
所謂的「機會」還會再出現嗎?
至少我早就鐵了心以跟孩子們相見為優先考慮
在這個大前提下,「機會」根本不會出現
何況,貌似我經已被排除在外


說到底,這世上有些事情即使到了生死關頭也不可以挑明來說
尤其對象是我這種十分小心眼及記恨的人
否則,為了防止心中的陰霾擴散,不得不拉開彼此的距離


一直以來都很喜歡黃偉文先生寫的詞
他寫的東西往往都能於我心有戚戚然


對於愛情,我只想同步,而非被受保護
有如韻律泳般動作永遠都是這麼一致,自然流暢

*** *** *** *** *** *** *** *** ***

何韻詩 - 韻律泳


曲:Edmond Tsang
填詞:黃偉文
編曲:何秉舜
監製:青山大樂隊.hocc @goomusic


若你 下去 讓我 亦跳 下去
冷水 暖水 無一點畏懼
至少 最終 曾出生 也入死 都一對
我要用 兩個身體 編一種韻律 給世界讚許
動態 靜態 絕對 合拍 為愛得悲觀者 表演創舉

*同一刻 飛上天
同一刻 跌下水
誰可以 做情侶 動作不一致 又一對
要是你 沒法起飛 我亦會爭取
留在這 泳池裡 陪著你 鴛鴦戲水

同一刻 舉了手
同一刻 踼著腿
泥沼裡 暴潮裡 仍共你 形影不分一對
眼裡有彼此 韻律也不需
憑一個默契 陪著你 舞翩翩 跳下去

若你 慢了 讓我 學你 慢了
挺胸 轉身 同出一格調
和你 能夠 成雙 破綻 也都 不緊要
要配合你再辛苦 辛苦比快樂 都算太渺小
在訓練裡 讓我學會 為對方 的偏差 值得折腰

REPEAT*

浮下去 沉下去 游下去 潛下去 再優雅踼腿
然後你 沉著氣 抬著我 連續四翻身插水

同一刻 飛上天 
同一刻 跌下水
誰可以 做情侶 動作不一致 又一對
要是你 沒法起飛 我亦會爭取
留在這  泳池裡 陪著你 鴛鴦再戲水

如芙蓉出水那般 舉了手
還一起 踼著腿

泥沼裡 暴潮裡 仍共你 形影不分一對
太快了肯等 太慢了肯追
才可以絕配 成伴侶 一世同舞 跳下去
難得我和你 磨合裡跳出 真正樂趣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非公開コメント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