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說書寫文

閱讀的習慣和興趣大概於小學形成

雖然小學時代是人生最黑暗的時期
但也拜這所賜,人家才得以每天靜靜的一個人躲在一旁看書
整整六年間,幾乎把學校圖書角中的書藉全部看完

那個時候,書本是人家最重要的伙伴

看書跟寫作這兩者之間總是存在著一種糾纏不清的關係
我敢說,在這世界上沒有一個作家是不愛看書的

因為愛書,才漸漸走上寫作之路
因為寫作,再次深切體會到自己的不足,猛然的希望從書本中吸收更多更多的名為「知識」的東西
然後,週而復始,循環不息

當然,還有更多別的理由讓讀書人成為作家:
本雅明在〈打開我的圖書館〉裡說:「作家其實並不是因為窮才寫書賣文,而是因為他不滿意那些他買得起但又不喜歡的書。」(《啟迪:本雅明文選》)
博爾赫斯則在〈書〉裡說:「寫詩,我們或將它稱為創作,這是對我們讀過的東西的一種回憶和遺忘相結合的過程。」(《博爾赫斯文集》)

這兩句話於我心實有戚戚然
若問我為什麼會掉進同人創作這個坑裡,其中一個原因無非是「看不過眼」
看著一堆又一堆毫不入流甚至能用「爛」來形容的作品,禁不住舞文弄墨一番
雖不認為能引起什麼教化作用,但至少讓別人知道同人也有它的存在價值

很喜歡梁實秋先生一篇叫作《書》的文章
對於讀書人對書的熱愛及執著可謂表現得淋灕盡致

每每有客人到訪,總會問這麼多的藏書,能看得完了嗎?
每次由台灣旅行或從書展回來,老媽總會唸:
又買這麼多的書回來?已經沒地方可以放了!愛看書,就不能跟圖書館借嗎?

只是他們不會明白,對於書痴來說,書,不一定是拿來看的
買書,有時候不過是一求:等到四面卷軸盈滿,連坐的地方都不容易勻讓出來,那時候便可以盼顧自雄,酸溜溜的自嘆「丈夫擁書萬卷,何假南面百城?」的歡快

雖然現在不少經典名著已經被人上載
網絡上也出現了不少優秀的作家
只需一台電腦,乃至一部電話便能慢慢的閱讀
既不佔空間,也不用花費一分一毫
然而,這卻喪失了閱讀的樂趣

讀書,並不是單純地用眼睛來閱讀,乃是一種能牽動全身官感的行為
翻書的聲音,油墨的氣味,指尖對書沿的觸感,書本的重量
這一切一切都只有透過實實在在的書本才能感受得到的事情

常被說我對書本實在珍愛得過份
那不過是有感於書也應該深藏若虛,不可慢藏誨盜
但,這對非書痴的人來說,實在難以理解吧?

只不過,書痴這種生物,還能在這個世界存在多久呢?

相關閱讀:
書癡:一個瀕危物種的哲學史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非公開コメント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