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藝人情慾照事件 - 女性身體戰場

整個農曆新年,翻開報章,除了國內的雪災災情外,漫天鋪地就是陳冠希先生跟眾女星的情慾照的報導。事件由是否移花接木,變成真有其事,再演變成香港警權是否過大;網絡傳遞對現今社會造成的衝擊;「朋友」二字的的傳釋;香港性教育是否過於迂腐;處女迷思及處女崇拜等等的問題。有趣的是,各方人士的焦點似乎均集中在女性胴體上,對於男方身體的祼露雖未至於不聞不問,卻也近乎一種漠不關心的狀態。


說穿了,這不過是另一場女性身體的戰爭。


女性的身體從來未曾得到真正的自主,它是一個器具,是一件裝飾品,是一份資產,它可以是任何形式的東西,它可以屬於任何人,卻從來不屬於它真正的擁有者。在《乳房的歷史》一書中提及過女性的乳房在不同的年代不同的國家不同的宗教下有著不同的形狀及象徵意義。在古文明的社會中,女神的乳房可以自由袒露,並由於乳房具有泌乳的功能,讓生命得以延續,故產生「乳房崇拜」,這也就是以女神為主的時代。隨著父權社會及「陽具崇拜」的出現,女神們的乳房不能再自由袒露,祂們多半用手掩蓋,甚至被污名化,認為是淫亂的禍源。


女性的裸露比男性的祼露更容易遭受譴責,正因為在父權主義的潛移默化下,人們總是把女性的身體視作淫慾的對象,一旦女性祼露身體便立被冠上「有害風化,傷風敗俗」等罪名。然而問題的根源是:究竟誰想「淫亂」女性的身體?究竟誰把女性的身體色情化?為什麼男性祼露身體就不會產生「淫亂」?


除了裸露外,女性更不允許擁有性慾。在性活動上活躍的女性往往被扣上「淫娃、蕩婦」等代名詞,被同性及異性唾棄,甚至遭受直接或間接的性暴力。然而,我們從未曾聽見在性活動上活躍的男性會受到指責,反之,更會受到某些同性們的崇拜。即使到了二十一世紀,處女崇拜、處女迷思、處女情意結依然隨處可見,主動求歡或在性行為上誠實表達自己情感的女性會被視為「放蕩」及「下賤」。在傳統的觀念中,性行為該由男性作主導,處於一種開發、誘導、調教的地位,女性只需躺在床上任由男性攻城略地便成了,至於是否滿足是否享受,這不是一個「良家婦女」該考慮的事情。所以當我們看到「玉女」阿嬌不只不是處女,甚至享受性行為時,我們被震憾了。因為那是淫亂、放蕩、不知羞恥的行為,所以事件中的每位女主角均受到大大小小各式各樣表面上是社會道德審判實際上卻是虛偽及莫須有的指控。而其中一向以「玉女」形象示人的阿嬌更首當其衝,指責她「欺騙」了世人,會「教壞」下一代。如果享受性行為是會「教壞」下一代的話,那麼我們都是從一個極其痛苦的過程中產生出來,嬰孩不該再被形容為「愛情結晶品」,而是「苦難的遺物」。


想起一件很有趣的事,身邊不少女性同事看完《色戒》以後,其中一個共通反應就是「湯唯以後怎樣嫁人?」。不過是一套電影(而且是藝術價值很高的電影)也得到這樣的評價,更何況是這些真槍實彈如假包換的情慾照?我們不難發現,那些會說「嘔心、淫賤、核突」等說話的人,大部份都是女性,因為即使在這個貌似開放(只是貌似而已)的社會中,不少女性依然擁有很強烈的處女情意結。不管在什麼情況下做愛(婚前或婚後或找逆援交),大部份的女性也會覺得「蝕」的人是自己,「賺」的永遠都是男性。可是「處女」究竟有什麼價值?記得在最初香港政府宣傳要定期做身體檢查以預防子宮頸癌時,是以25歲為界線。眼看政府所說的目標年齡快要接近,便找了當保險經紀的姨姨詢問關於婦女保險的事宜,那時才得知子宮頸癌是由一種叫作HPV的病毒所引起,其主要感染成因是透過外物入侵,所以未經人事的少女不用購買婦女保。我想這便是「處女」最大的價值吧?另一邊廂,既然香港政府默認了絕大部份25歲或以上的女性不再是處女,我們為什麼還要對已經27歲的阿嬌不是處女一事而感到震驚?


人們之所以認為「處女」是重要的,是神聖的,那是因為受了數千年父權主義的思想荼毒。事實上,那一塊小小的薄膜不過是用來滿足男性的權力慾和控制慾,讓他們享受一種獨特的「啟蒙的快感」,所謂的「神聖」不過是男性用來控制女性身體的藉口而已。千百年以來,女性為那塊小小的薄膜勞心勞力呵護備至,以為能靠它換來一份海枯石爛的愛情。然而,若單靠那塊沒有任何功能可言的薄膜所換來的愛情,會是真正的愛情嗎?若處子之身是如此重要及神聖的話,為什麼我們從來沒聽說過「處男」也是神聖而珍貴?為什麼曾經和別的男性做愛的女人就不應該被娶回家,而她的身價也會隨之「貶值」?一切一切不過是父權社會下所產生的處女迷思而已。


請恕我愚昧,我實在不明白,為什麼鐘欣桐小姐跟陳冠希先生需要跟公眾道歉需要跟公眾作出一個交代。究竟藝人的性生活及性癖好跟公眾有什麼關係?為什麼拍情慾照是一種「不應該」、「不正確」的行為?若硬要找楂子的話,陳冠希先生唯一做錯的是他沒有好好保管及加密他的檔案,讓不法之徒有機可乘。但這也需向公眾致歉嗎?整件事就有如某人偷取了他人的日記並上傳給公眾閱讀,大家閱讀過後還要指責事件的受害者這種想法不對那種做法需要糾正,並且要求他給大家一個交代。這不是一件很可笑的事嗎?坦白說,鐘小姐跟陳先生根本沒有道歉的需要,他們甚至可以很理直氣壯地指責上傳者、傳媒、及所有曾經瀏覽過這批照片的市民侵犯了他們的私隱,讓他們的身心受到難以彌補的傷害(沒錯,是照片中的主角們受到傷害,而不是廣大的香港市民,而且我也看不到我受到什麼傷害,更不明白那些主動尋找照片的孩子們會受到什麼創傷)。而作為其中一名加害者的我,實在沒有資格接受他們的道歉。


該說抱歉的,是我才對。


留意:我一直所用的字眼是「情慾照」,而非「淫照」


相關閱讀:
梁文道 - 「裸照門」事件二論之一:非公非私的網絡世界
梁文道 - 「裸照門」事件二論之二:誰需要玉女?
Lian - 我的身體我來拍 女性情色自主的論述與示範
陳祖輝 - 《乳房的歷史》導讀
樂水 - 從新性愛用品看到的父權主義幽靈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非公開コメント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